夜雨黎歌

欲渡

行不至处呼为远,无可返处即为乡。
江湖落拓无诗酒,晓风残月不知春。
满目葳蕤成空念,风波难渡愁煞人。
经年难觅心安向,何如岭中歌采薇。

疯狂的负能量

黑暗中巨兽瞪着猩红的铜铃般的眼,张着血盆大口等我迈入深渊,撕裂、毁灭、恶与噩,挣不开的网和结,偏偏又有丝丝缕缕的光的细绳,无奈无力又固执地扯着我在深渊边缘,摇摇欲坠。——很饿很饿但是不想吃,很困很困但是睡不着,徘徊在崩溃与理智的边缘。

醉言

戊戌年己未月,某日,余意绪难平,彳亍江畔,逢一小舟泊于岸,奇之。忽闻大笑之声,继之哀泣,余益惊疑,及近前,见一人卧舟中,举坛自饮,见余,邀同饮。

问其何人,答曰:“天地一过客,无名尔。”

问哀泣为何,答曰:“欲返故乡,然归路难寻。”

问故乡何处,答曰:“存于心,存于梦,涤尽红尘,了无挂牵,方可往。”

再问为何离乡,则酣饮,不答。

余复问:“君之故乡何状?”

笑曰:“有隐士之高,贤者之大,无人情之冷暖,无案牍之劳形,无时无间,或为大椿蜉蝣,或住须弥芥子,皆从心所欲。尔愿同寻同往乎?”

余心向往之,终怅然言:“生天地间,自有俗事缠身,诸般牵挂。苦陷泥淖者有之,超然物外者有之,百态恣生是为人间世。人世须臾,余既困红尘,自当尽享阴晴圆缺,方为完整。”

其抚掌而笑:“勇也?愚也?问心无愧即为善。”

遂倾杯酹月,行舟而去,江天茫茫,不知所终。

夜读长安君的《念》

一口气看完,花了一个半小时,为我的龟速点蜡~~也许是小齐不会跟丢蹇宾这个念头也快成我的执念了吧,从一开始我就隐约觉得小齐并不在这个陵墓里,更不相信小齐不愿见蹇宾,即便明白小齐无法做主身后事,也依然固执地觉得小齐在某个地方一直等着蹇宾。陵墓里机关重重,描写得好精彩好有画面感,不由想起当初看《鬼吹灯精绝古城》(网剧)的感觉,看得心惊胆战又欲罢不能,也正是机关太诡异太残忍,觉得不符合小齐的气质,若死后有灵他也不会待在那的,不知道怎么描述那种感觉,就是觉得小齐即便是铁血帝王在骨子里也是洒脱磊落纤尘不染的,这些残暴的机关即便是为了守卫陵墓也配不上他。我心目中的小齐,天下是他的责任,铁血是他的手段,对蹇宾的爱和柔情才是真正的他,卸下责任的那天才是他们完全属于彼此的时候,所以我忍不住想小齐原本就不想入帝陵,而是选择一处不为人知的世外桃源作为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安息之处,那里没有帝王生前身后的荣华却有永生永世的陪伴与安宁(突然想到《双抛桥》,“他们只是造访一座城,城里只有两个人”,突如其来的虐感),连长安君也不知道小齐葬在哪里,我就私心以为毓埥虽然拒绝承认蹇宾,却也未让小齐入帝陵,让他彻底解脱了,然后小齐终于等到了蹇宾,两人双双转世又携手了吧。

齐蹇前世的分离是双方造成的,无法弥补无法淡忘,小齐为了蹇宾明知不可为而毅然伐魏,蹇宾在墓前自刎谢罪,二人都是那么决然,不给人设想“如果”的余地,带着傲意,拒绝了人们对他们感情的品评,他们让我想到“爱如执炬迎风,炽烈而哀痛”。往事已作烟尘散,求不得还是情深不寿都不重要了,知道他们从未放弃对彼此的爱就够了,幸好他们转世能再次携手,希望他们生生世世能永不分离。蹇宾执念看到石碑后散去的那处是真正虐到我的地方,他那时还以为小齐恨他,执着千年也无法让他见一面,那是怎样的万念俱灰呀!

时秋看似大大咧咧,实则机敏圆滑,对待每个人的情绪和言行都能恰到好处,只有对待满风他从不伪装,也真的不在意满风曾经对他的伤害。满风看似心细如发有主见,对待感情却优柔脆弱,时秋是他最爱也是最怕面对的人,一味承受,以为能减少愧疚,却只是在不断加深自己的心结,并非他不信任时秋的爱,只是他太爱时秋而患得患失。这种宁肯自己受伤,却无法原谅自己伤害别人的人最痛苦了。两人的甜蜜带着丝小心翼翼,对满风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疼,对时秋我有些替他感到无力,时不时有种一拳砸在棉花上的感觉,但好在对待满风,时秋有足够的柔情和耐心。经历生死,二人都是重获新生,真正成为了彼此的依靠,希望他们一直幸福下去吧。

从马超进入帝陵,就一直希望他能有主角光环护体,可是断龙石砸下,心也彻底沉了,这是合理的剧情,却不该是他们合理的归宿。马超和赵云,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惋惜、麻木、悲伤……怎么也找不到能合适形容这种感觉的词,赵云的心绪,我不忍也无能去猜度,他仍是那样淡淡的,与马超的情愫大概成了他心中最美好的花蕾,值得珍藏一生温柔以待,却永远看不到它的绽放。

世间万物,唯情不死,真的是让人爱到心坎上的一句话,迟疑了整篇的泪,看到它才终于决堤,很想高喊“天不亡我,心意如初”。

从不存在真正的完美,遗憾才能衬托美好,让人珍惜,长安君的文总是在淡淡缺憾中捧出温暖,看过便难忘。

这篇小小的评论,不敢相信,我写了一个多小时,还是觉得有些东西难以表达。

以及,长安君,你看出我是在催更姐妹篇吗~~

 


爱你如诗
从薄荷阅读朋友圈转来的,觉得很美,送给我自己。
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愤怒、震惊只能留给自己,最后酸溜溜地说句“人心险恶”。
涉世未深?天真?不如说是固执,我并不是“傻白甜”,只是固执地认为人与人之间善意多于利益,重塑价值观是痛苦和残酷的,于是一直固执地自欺欺人。
现在才明白曾经说的“懂心机而不用心机”是多么的可笑,哪有真正的净土,生活总是会逼着我们一点点改变。

双白脑洞倾倒(四)

终于等到你

一句话设想:一直觉得《终于等到你》的歌词很令人感动,这是个半真实的故事。

狗血冗长的大纲:(无差,现代)齐蹇二人从小就是同学,甚至经常分到同班,但仅泛泛而交,蹇是优等生,齐成绩普通。这种没有什么交集的状态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全班都在互相写同学录,齐的留言很奇怪:对不起,是我不懂事伤害了你。蹇觉得莫名其妙却忍住了没问。其实蹇对齐并不是毫无感觉,对齐的很多方面也比较欣赏,但齐受众人欢迎,蹇有点孤僻,他一直觉得二人是不同世界的人,以后也不会再有交集。蹇有个未曾谋面的笔友,就在蹇对他产生好感的时候,书信随着毕业断了,这成了长久的遗憾。大学里某次室友间的八卦,让他突然想起那句毕业留言,想到了很多事。比如:高中时作为小齐室友的蹇的前桌,那次“威胁”他要把齐在梦中喊蹇宾名字的事进行广播,蹇以为是胡扯的事有可能是真的(确实是真的,齐也听到了这个“威胁”),比如齐有时扫过来的目光不是蹇的错觉,比如以齐的成绩得要多努力才能上那所重点高中,比如为什么笔友书信毕业后就断了(齐会写两种字体,蹇将书信反复研究,各种线索表明那人就是小齐),还有从小的种种细节……但是此时二人已经完全断了联系。(其实齐喜欢蹇,但总觉得蹇高冷不可攀,一直得不到回应,那次“威胁”他信以为真,觉得应该离蹇远一些;蹇是因为自卑,觉得那种大众男神不可能看上自己)错过就是过错,本来故事应该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真的不忍双白分开。后续:蹇去了国外留学,这几年经常去他们以前书信提到的地方旅游,实践一些书信中的设想。回国后有天路过一家定制婚礼礼服的店,意外看见了齐,正犹豫该怎么相认,可是他看到齐满面笑容地在试装,旁边站了位同样笑着的帅哥,以为他们要结婚了(齐是陪哥们去的),蹇心被揪了一下,快步走开了。假期他回到家乡,在中学校门口站了很久,这时身后有人说道:“你终于回来了。”回头,那人仍然一身白衣,沐浴在阳光中笑意盈盈地朝自己伸手:“一起吗?”……其实小齐离开蹇宾没多久就后悔了,但有了些变故,这几年两人在互相寻找却因为种种巧合而错过,直到故地重游。两条平行线相交了?


双白脑洞倾倒(三)

拾  忆

大纲:(齐蹇吃醋梗,标题暴露了一切)蹇宾无意中发现小齐的日记,记载了很多小齐和某人各种温馨日常的,他试探小齐,对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于是蹇宾认为小齐出轨了,伤心醋意,誓要找出那个“情人”,一些波折,除夕之夜蹇宾见小齐仍隐瞒,忍不住爆发,却在新年第一声钟声(不是春晚(/。\))响起时记起了一切。原来那个“情人”就是蹇宾,国师搞事对蹇宾下咒,原本想让蹇宾变痴傻,却因将星扰动气运,咒术偏差,蹇宾变成间歇性失忆,小齐为免他担心和引起朝堂恐慌,于是边暗中寻求破解之法边记录下点滴,由于当时二人还处于暧昧时期,小齐不敢堂而皇之写蹇宾名讳,都用了代称引起误会。邪不压正,新年伊始万象更新,紫薇星和将星自然也破除恶障恢复清明,蹇宾就康复了,接下来就是互相表白除国师,夫夫双双把家还了。


双白脑洞倾倒(二)

画地为牢

 

设想:(大概十年前的梦了,让我直到现在仍印象深刻,梦到我自己躺在水下,睁眼看到的只有波光粼粼的湖水,转眼又站在湖面上,看到水下的女子似乎在诉说着什么,只是她的容颜迅速枯萎,手中的玫瑰一片片凋零,当时是伤心哭醒的,突然就想用在双白身上。)双白一直以为是为对方好,一直小心翼翼,却是给自己画地为牢,想要试探彼此却始终不敢真正跨出,终究是当局者迷。这个脑洞,长安君说很虐,可我自己觉得还好,这是我很珍视的一篇,重点在大纲最后一句话,也是构想完整本来想写完的一篇,奈何,唉。。。

 

不能再短的大纲:小齐因杀戮过重,需尝尽几世苦楚,蹇宾不忍,以自身轮回为代价,被囚湖底受苦,换小齐每一世的平安喜乐。小齐常梦见湖底有人等着自己,终于在最后一世,因缘巧合闯入结界见到了蹇宾,他虽然不记得,却知道这就是他等的人。然后就是一人一魂隔着结界作伴,等小齐这一世结束,二人就能重新开始幸福了(小齐不能自杀,那也是杀戮,蹇宾会前功尽弃)。没有什么星君和将星,支撑走下去的是情。

 

不能再短的内容:

好安静。

齐之侃睁开双眼,淡蓝色光晕在眼前晃悠悠地跳跃,似乎是……水……自己躺在水下!这个发现让他瞬间慌乱,可是为什么被水包围却没有窒息的感觉?

他闭上眼甩甩头,再次睁眼,自己已经站在了水面……没有任何凭依,他稳稳地站在了水面上,甚至稍一挪脚就会漾起圈圈波纹。水上飞?他想不起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的,愕然而茫然地打量四周,除了灰蒙的雾气什么都看不到,似乎是片湖。


双白透明粉的一些小心思(夜深人静叨叨叨)

似乎是《刺客列传》(心中只有第一部)播完很久,我才想起了朋友圈的安利,看了以前在心里和粗制滥造划等号的网剧,结果人生第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入坑了。本来以为会绝地反击的共主开场几分钟就挂了,我一下就泄气,想着该支持谁。第二集蹇宾一出场,我被自己口水呛咳老半天,在表妹惊吓的目光中喊着:“是他就是他,我支持他!”说实话,蹇宾的出场并不算帅,脸上甚至还有痘痘(后来的事实证明这真的是块美饼啊),只是那股卓然的气质让我直觉他就该睥睨天下,心甘情愿被他牵动心情,小齐的出场着实让我惊艳了一下,就算绑着非主流的小辫子也还是让我无法拒绝。后来,一切都顺理成章,越陷越深,天玑子民,心意如初。(还有其他的君王和刺客,让我心疼让我仰慕的,但改不了我的国籍)

二十多年来我从未追过星或者沉迷什么剧或小说,自从掉进双白坑里便无法自拔。因为它捡起了快废弃的微博,因为它知道了LOFTER,羡慕每一位写手画手大大。日常加班狗的我生活在严肃高压的环境中,每天休闲的时间我简直想用“珍贵”形容,这也是我习惯熬夜的原因,只有深夜才能感觉到作为自己而活着,即便这样,每天睡前在lof上刷刺客文成了习惯。去年因为一场意外,在家休养了二十多天,那段时间我学会了网游,看了很多杂书,每天追刺客同人文,甚至违背自己不追真人的决心,迷上了mapo,彻底放飞自我。回归正常生活后发现已经跟不上原来的节奏了,惰性这东西一旦养成便很难去掉。曾经想要“悔改”,乐乎微博装了又卸卸了又装,还是没能从双白坑爬出来……但是从小的内向自卑让我不善社交,社交软件能玩成单机,网上遇到同好也只是小心翼翼地打招呼,一直在坑里做着隐形人。虽然明白只是虚构的剧,虽然明白双白早已同归云端,可是真心希望他们能有更好的人生和归宿,只要他们不是那么仓促无奈地结束,只要看到他们好好的我就觉得开心。

@长安君想养猫 的《欢颜》是我看的第一部长篇,也是迄今为止最喜欢的,几乎圆了我对双白所有的美好幻想,甜蜜和遗憾都是那么地水到渠成,没有大喜大悲(虽然小齐中毒和云中书让我哭了几回,但比起其他的虐文,已经算是玻璃渣含量很低的糖了)却让人不自觉跟随着娓娓道来的文字与文中人分享着共同的喜怒哀乐。出于习惯,我一直攒到完结才一口气看完全文,然后——又刷了一遍,直到现在仍能清楚记得文中的各个情节。从那以后,强撑的透明结界开了小口,有些想法忍不住地想要告诉别人,遇到心有所感的文章,我开始在评论区偶尔冒泡。其实我心里对双白也有设想,也有写文的冲动吧,但始终觉得自己的脑洞和文笔配不上那么好的双白,所以乐乎一直只是为了看文而存在。我一直是仰望着写手和画手大大而不敢亲近的……因为我自带把天聊死的技能o(╯□╰)o还记得和长安君的第一次聊天,是看到长安君想看某种类型的齐蹇文求推荐的,我当时想起看过的一篇也是非常喜爱的文,虽然逆了CP但人物性格百分百符合,实在按捺不住就戳了长安君的私聊,后来便有一搭没一搭,有时隔几天有时隔好久地渐渐聊了起来。互动不多,甚至离上一次互动已经过了几个月,当时却带给我“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激动和感动。

感谢长安君的鼓励,我这个透明成空气的双白粉终于有了写文的勇气,虽然这份勇气被有限的精力和文笔残酷打压着,却有越演越烈的趋势。期间断断续续写了一些,可文笔跟不上脑洞,无论怎么改都不满意,才发现自己本就匮乏的知识这些年都在退化,决定多看些书,却又难挤出时间,于是便一拖再拖。直到现在我仍止步不前,但越来越疯狂的工作和学习让我对双白的思念更深,以后能接触他们的时间更少了,这些脑洞都是和长安君互动那段时间的灵感迸发,即便只有几个脑洞,我也不希望忘了,所以就先倾倒在这里了。

一千人心中有一千种设想,喜怒哀乐阴晴圆缺都是作者在别人的戏里演着自己的故事,美好属于双白,双白属于彼此。

ε=(´ο`*)))唉,原本是想说自己的一些小感想,结果这么冗长,还写成了笨口拙舌的表白,简直服了myself。我还是不懂乐乎的操作,艾特也不知道成功没。长安君能不能看到真就随缘了。

这么晚了还在啰嗦,因为有感而发不吐不快(也有可能被接下来的几天逼疯了),以下几个脑洞中本来打算填完一篇的,可看看明天的日程,不睡不行啊,啥时候补,看我啥时候能喘口大气吧,但就算为了给自己一个交待,我也一定会补完的。


做梦

从大年初七上班便开启加班狗日常,很久都没能看双白的文,是思念和怨念太深了吧,今天午睡短短二十分钟就做了三个和他们有关的梦。

第一个梦的主角其实是陵光,他好像得罪了什么人还是欠了什么债,哭唧唧地准备偷偷跑路,跑之前打算把仅剩的一些宝贝留给他家公孙,就溜到公孙房里准备挖个坑埋进去。结果在墙角边挖坑的时候,挖出了一幅卷轴,里面写着“公孙六绝”(估计受《通天狄仁杰》里面“红尘六绝”的影响),然后我清楚地看到陵光满脸泪地瞪大了眼睛。画面一转,几个人在研究那幅卷轴,陵光仍然哭唧唧,公孙不看他但一直摸着他的头安慰,卷轴是公孙家祖上传下来的,但没人知道怎么会埋在这(梦里没说他们待的是什么地方,陵光开的客栈?公孙家祖宅?貌似后者比较靠谱)。方方土一副奸商的笑:“有了这个宝贝,陵老板就不用跑路了。”小葱一直埋头默默地……吃饭。至于双白,之前煎饼和陵光互怼,一气之下跳到屋外的大树上生闷气去了(王上武力值本就不低啊),小齐打猎回来就去安慰他,然后两人就并肩坐在树枝上看夕阳了。。。

第二个梦,我醒来就记不清了,只依稀觉得是个伤感的梦,我先是小齐视角,好像变成了什么动物,蹲在河边,水里却没有倒影,身边有个来历不凡的渔夫(感觉不到是谁)边垂钓边和我说着什么,貌似我还抬头四下看了看,什么都没看到。突然又变成了蹇宾视角,站在离河边不远的一处凉亭里,身边好像还有一人,我指着河边一个背影说“那是小齐”,却知道自己无法靠近。

第三个梦有点诡异和悲伤。梦里我仍是我,仍是现代,但是世界是人类和鬼魂并存,鬼魂世界也是井然有序,通过某些特殊的人(姑且叫“灵媒”吧)和活人世界沟通并且参与重大事项决策,我就是一个“灵媒”。我貌似处在一个闹哄哄地环境里,然后听到有人找我,我就跟着一个老太太鬼魂走进了一间会议室,仍然闹哄哄的,大部分是六十岁左右的鬼魂,屋里还有几个人的遗像,他们貌似在表决什么,我随手在一本本子上计票,结束后结界打开,鬼魂会回去,被带回结界的活人世界的物品就再也回不来了,活人也会变成鬼魂。突然那个貌似是他们领导的老头鬼魂要把我的本子带走,我才发现本子里面有一些直觉对双白非常重要的东西,老头很生气,用刀把那些东西一笔笔毁掉,还要扔进结界,我急疯了,简直感到撕心裂肺地疼,拼命边抢边哭喊:“阿蹇!别动我的阿蹇!”((⊙o⊙)…为什么不喊小齐我也不知道),另一些鬼魂就上来掰我的手,那种从身到心的无力感太真实了,然后我就绝望地醒来了,本子有没有被抢走也不知道┓( ´∀` )┏

其实吧,前段时间我午睡时也有场梦,蹇宾衣着正式表情严肃坐在妆镜前,让小齐给他解下发冠,他喊的是“小齐”,可是身后却只有江湖打扮的红衣展昭,看不清表情,当时我知道是做梦却感觉伤心然后就醒了,画面停在展昭的手触到蹇宾发冠的那一刻。ε=(´ο`*)))唉,红白玫瑰吗

我很少做梦,要做就是稀奇古怪的,近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到的都是双白,由于家教和工作的原因,对他俩爱得深沉却不知也羞于表达,有些脑洞却没精力和文笔去开文,真是个悲伤的事啊~~